我是一只死猫

(*゚∀゚)Just smile!
喜欢瞎写和乱涂乱画,希望能产出让自己觉得好吃的粮

鸦街【序章】

注意:
※大量OOC有,私设有
※角色死亡有
※相当糟糕的文笔
※(目前的)私设如下:
众人是普通学生,无超高校级设定
终一,枫和美兔是幼驯染关系,彼此会互相直称对方名字
美兔的黄腔不明显
枫喜欢小菊花(误),讨厌噪音
终一和美兔在同一个学校
※(可能只在序章出现的)第一人称视角:最原终一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ω^)



——————
  清晨,阳光穿过窗户闯进房间,将我从梦境中拉回现实。
  正当我睡眼朦胧之际,门被突如其来地踹开了。我青梅竹马的好友——入间美兔,站在房间门口,胸前的衬衫纽扣一如既往地解开了好几个,丝毫不遮掩那片引人注目的光景。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衣履不整的我,发出嗤笑的同时不忘一把将便当连着熨好的校服扔到床上。
  「喂,终一,本大爷帮你带了早餐过来噢。这可是入间美兔大人亲手做的,给我充满感激地吃下去吧!」
  「谢、谢谢……|||||」
  美兔的到来驱散了在梦里环绕我的花朵与血液,卡车的轰鸣和乌鸦们合唱的送葬曲,那个弥漫着血腥味的地狱。也许是看出了我眼神的涣散,她干咳了几下,走到床边毫不客气地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颊。
  「我说,你这货要发呆到啥时候啊?再不起来的话小枫都要急得从九泉之下冲上来把你揪下床了噢?」
   小枫,这个名字使我彻底清醒过来。匆忙地顶着美兔炽热的视线换好衣服后,我被她推搡着出了门口。于是我们一路吃着早点,悠闲地晃到了学校。不得不说,虽然美兔的为人比较豪放……但论手艺来讲,她在这方面的造诣真是无可挑剔。 
  「所以,美兔,今天明明没必要那么早出门吧,你看,我们早到了差不多能有半个小时左右。」
  她凑过来瞥了一眼我的手表,不以为然地甩了甩手中空荡荡的便当盒:
  「哈?因为本大爷特意早起为你做了早餐啊,难道你还要我拎着它站在门口等你起床?」
  「……不用站在门口也可以啊!」
  今天是休业式,我初中生涯中的最后一天。
  路边的野雏菊盛开,一阵风吹来,它们像是挥手一般,随微风摇动那纤细修长的身姿。
  我知道它们在向谁告别。美兔知道,百田同学和春川同学也知道,所有小枫的朋友都知道。
——————
  七年前,一个下着小雨的午后,校长在讲台上宣布休业式正式结束。台下爆出的欢呼声将礼堂的寂静打破,窗外微弱的雨声被逐渐吵闹起来的谈话声盖了过去。同学们从礼堂蜂拥而出,几乎把学校正门堵得水泄不通。我和小枫偷偷绕到后门,换上雨靴,趁老师们忙着疏导校门口的人群时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雨后的泥土格外湿润,走路时踩到的未干雨水飞溅出来,在小水潭表面泛起数个涟漪,让水中倒映出的身影有些不自然、甚至滑稽的波动。
  「终一,今天去哪玩好呢?」
  对了,明天是星期六,所以母亲允许我们晚些回去。
  附近的地方我们差不多都去过了,要说哪里是属于尚未被探索的区域,恐怕只有眼前的学校后山了。那边有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林间小路。小枫前几个星期在去诊所的路上无意看到了这条路,在那之后她便对它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趣。这次机会难得,和她一起去那边探险吧。
  「那边的那条路怎么样?」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离我不远的小草丛里盛开了一从野雏菊。这是种很常见的小花,构造和颜色很纯粹。一圈花瓣环绕簇拥着中间的花蕊,黄与白,像小枫的金色长发和白发卡。
  她床边放了一个半满的玻璃瓶,那里面插着的就是这些雏菊。但眼前的这些似乎更大,更漂亮些。这些就当礼物送给小枫吧,她看到了肯定会高兴的——这么想着,我伸手将它们摘了下来。
  身后突然传来卡车隆隆的声响,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噪音惊得身子一抖,手中的花差点掉下。  紧握着这些脆弱的礼物,我忽然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小枫讨厌噪音,每当有大型车辆经过时,她总是会拉着我快步远离这些吵闹的大家伙,但现在……她在哪?
  不详感迅速笼罩了我的内心。为了确认小枫的位置,我转过身子,可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一片刺眼的赤红色。它们飞溅出来,明亮的色泽像秋天的枫叶。小枫侧身躺在枫叶堆中,睁大的眼中满是惊愕,血液从她额头流下,淌过眼眶,染红了漂亮的紫色瞳孔。
  我拼命呼喊她的名字,希望她能回应我,希望她下一秒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让我陪她一起去诊所包扎伤口,但她躺在那里,像是打算好好睡一觉似的,再也没动过一下。她甚至没来得及擦掉那道血迹,任它停留在逐渐苍白的脸上。
  这周围有没有人能向我们伸出援手呢?环顾一周后,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非学校后山,而是一条我从未见过的街道,一块老旧的路牌告诉我,这里是「鸦街」。
  鸦街,乌鸦的街道。
  这条街似乎处于旷野地带,四周没有任何民宅或是大型建筑物,也没有人类,成群的乌鸦是这里唯一的住民。它们在空中排成一个个圆圈的阵型,整齐地列队飞舞着。
  突然,像是接到了谁的命令一样,黑鸟们的飞行表演戛然而止。它们快速飞降到小枫身边,将她包围了起来,数不尽的黑色羽毛形成一个有力的屏障,将我与她隔离开来。一阵空气撕裂的气流声后,躺在地上的小枫,乌鸦,还有那条鸦街,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一支沾了血的雏菊轻轻飘下,落在小枫死去的地方。
  泪水模糊了视野,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简单——自手中掉落在小枫身上的白与黄,散布在小枫身上和地面的红,还有围在小枫身边的黑。雏菊染上了秋天的颜色,那是此刻让我心惊胆战的赤红。漆黑的大鸟们拍打翅膀,像是为她的离去感到悲伤似的,发出凄厉的叫声。
  小枫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消失了。她离开得很轻,像枫叶从树上飘落般,没发出一点声响。一场意外熄灭了她的生命,抹消了她所有的踪影。
——————
  察觉到我陷入了回忆,美兔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我,面上难得带了正经的神色:
  「本大爷一定会和你一起找到小枫的。一定会,一直找下去的。」
  今年,是小枫离去的第七年。

评论

热度(6)

©我是一只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