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死猫

(*゚∀゚)Just smile!
喜欢瞎写和乱涂乱画,希望能产出让自己觉得好吃的粮

#奇怪的梦


  有一天我们学校开周会,讲台上的老师照常让我们起立,然后!当全校同学站得笔直时!拔枪挨个把他们打死!其他老师还特别贴心的提醒我们不能跑,否则会被枪毙!
  而最诡异的莫过于全校同学居然还立在那一动不动,要不是我看到几个学生咳嗽和交头接耳我估计会以为他们全被石化了。
  MD早死晚死都是死我为啥不拼一把,于是我在红星的照耀下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出了校门口后发现还有几个跟我一样越狱的学生,后面有老师穷追不舍开枪又打死几个,最后我们一致决定躲到小树林里。果然那几个老师由于树太多而放弃了搜寻我们这些漏网之鱼,而是直接回学校继续他们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我们终于敢从树后边爬出来了,然后做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决定,那就是回学校。
  是的!我们又回去了!
  好吧实际上我选择回去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跑的时候忘了拿手机和证件。手机还好说,要是不拿证件的话我就得一直露宿街头了。但我完全不能理解为啥另外几个同学也要一起回去,这几人个个有手机在手,而且都住在香港也不用过关(跟他们聊天时知道的),在感叹这份超越生死的革命战友情谊的同时我也不禁暗想这简直是自杀行为。
  然后我们就回去了。出乎意料地,在礼堂里迎接我们的不是猎枪,而是圣餐仪式,就像我之前吃的那个逾越节晚餐。同学们分成十几个围一个桌子,平时吵得彻天的礼堂里居然只有咀嚼声和饮水声。
  更诡异的是桌子上的肉和骨头显然还没熟——或者说,完全没经过处理。它们看起来像是被从牲畜身上切下来后直接放在盘子上一样,上面撒的香料和血水糊在一块。
  我和之前几个一起出逃的战友坐在一起,围着桌子上的食物小声展开讨论。
  「这玩意是生的吧,吃了之后肯定会出事。」
  「我怀疑旁边那瓶葡萄酒瓶里面装的是血。」
  「这是啥肉啊?」
  我们沉默了。
  「刚才那些被枪毙的同学呢?」
  我们不约而同地开始仔细端详这盘肉。

评论(2)

热度(3)

©我是一只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