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死猫

(*゚∀゚)Just smile!
喜欢瞎写和乱涂乱画,希望能产出让自己觉得好吃的粮

说好的女仆装后续

  ※有私设,Sans14岁Papy10岁
(QAQ对不起我改一下,Sans17岁Papy13岁,10岁好像有点太小了)
  ※有私设,这里的Sans还没那么懒
  ※Σ(゚Д゚)也许OOC了,如果发现请纠正我
—————————
  Papyrus今早醒来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见他那懒惰的兄长竟然真的穿上了那套不同凡响的装束——天知道Sans在Papyrus的多次请求下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历程才穿上它。
  向来只在文字中了解女仆装的Papyrus今天亲眼见识到了它的美丽之处。头上戴的头花和他白色的头骨出奇的般配,边缘点缀着雪白蕾丝边的黑色裙子随着他哥哥的走动轻轻摆着。明明自己的哥哥平时总是一副颓废的大叔样,但这套衣服不可思议地给他身上增添了些诡异的美感。
  Papyrus的确很高兴Sans能信守承诺,但他似乎感受到一直以来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什么奇怪开关被打开了。
  可爱。
  尽管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十七岁的男性少骨似乎不太合适,但这的确是他在看见这样的兄长时,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词。
  而那具正在假装打扫卫生的骷髅似乎还没察觉到穿上这套衣服的自己对于弟弟来说散发着怎样的吸引力。
  「哇噢Sans,没想到你还真的……穿了这套衣服。」
  「你醒了啊,bro。好吧,正如你所见,我穿上了它,并且在尝试做与它相称的事。」
  「真是太酷炫了!它就像它看起来那样棒!」
  「Heh,你喜欢就好。」
  他放下手中的拖把伸了个懒腰,然后试图回房间脱下这身对他而言有些累赘的衣物。
  但Sans很快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背后一直有人向他投来视线。按理来讲屋子里的怪物只有他和Papyrus,但一种骨怪的感觉让他想忽略「盯着自己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弟弟」这个事实。
  上次他像这样盯着自己已经是好几年前了,那时自己第一次给他晚安吻,他也是像这样,向自己行着注目礼直到他走出卧室。
  上次是因为想挽留自己。但这次是为了什么?
  他停下了脚步。
  「HeySans,我觉得你穿这件衣服挺好看的,所以……」
  他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
  「所以,可以再多穿一会吗?」
  他愣了愣。
  『看来他还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癖好啊。』
  并且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不是一个称职的兄长了。
  「当然了,如果你希望的话。」
  但只要Papyrus开心的话……
  他突然觉得刚才Papyrus说的话有些歧义。「你穿这件衣服很好看」,这句话大概可以从两方面去分析,关键在于他是将重点放在衣服上还是自己身上。如果是前者,他的癖好就可能仅限于「女仆装」这一种服装,或是对它只是单纯的好奇或感兴趣,但要是是后者那么问题可能就有点大了,他喜欢让自己的哥哥……穿女仆装?
  不不不没这可能的,一定是前者。
  多穿一会女仆装当个骨头衣服架子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他以后会喜欢女孩子,只要好好沟通的话对方也会穿给他看吧。
  谁没有点奇怪的癖好呢,我自己还喜欢喝各种风味佐料呢。
  他努力开导着自己。
————————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这对兄弟互相装作若无其事的做着自己的事,但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心和身体所做的事并不一致。
  毕竟没有哪个怪物会拿着遥控器以一秒一次的频率疯狂切台。
  毕竟没有哪个怪物会飞快揉搓调味料瓶直到指骨和玻璃表面擦出激情的火花。
  -0.1hp
  「等等SANS!别再搓了!!」
  来自Papyrus的深情咆哮将那具一心思考弟弟的事情而忽略了自己手上动作的骷髅的思绪带回现实。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这对兄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物品,开始认真思考接下来的举动。
  最终Sans率先打破了这让他有些发慌的沉默。
  「咳、看来你还真的对这套衣服很感兴趣啊。」
  「当然!它很酷炫,而且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它让你看起来……更可爱了。」
  「那么bro,我想问你个问题——你是单纯的因为女仆装好看所以对它感兴趣呢,还是因为觉得我穿着很可爱所以才……」
  「我想,两者都有吧?」
  Sans意识到自己似乎将弟弟带向了一个不得了的方向。
「但如果单看那件女仆装的话好像还是不够,所以果然还是你穿着比较好!Alphys说得没错,这件衣服果然很适合你!」
  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把弟弟扳回来了。
  「Heh……那个,Paps,其实这件衣服是给女孩子穿的。」
  「什么!!真是难以置信!!!」
  Papyrus在吼出这句话后停顿了一会,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女装少骨后又问道:
  「这件衣服是只能给女孩子穿的?」
  「是的。」
  Papyrus的内心陷入了疑惑。
  既然Sans说这衣服是给女孩子穿的,但他穿着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莫非他的真实身份是……?!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在排除众多选项后,最终他得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
  他相处了十年的哥哥,其实是个姐姐。
  他刚想通过从Sans嘴里套话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却又被自己脑中的另一个想法打断了。
  这件事情相当可疑,如果Sans其实是个女性怪物,那么他这么多年以来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也许直接问出口的话他会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那么也许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去探索才是正确选项。
  于是他大力掀起了Sans的裙子。
  「PAPYRUS?!」
  出乎意料地,那里没有像自己一样的柱状物。有的只是两片荧光蓝色的小瓣附在Sans的下体,随着光线的照射若隐若现。
  「……Sans,你的棒子呢?」
  「PAPYRUS!!!」
  Papyrus抬起头,发现眼前的骷髅脸上浮现着可疑的蓝晕。
  他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哈啊,抱歉,刚才用那种语气对你说话。只是你要知道,别人的那里是不能随便看的。就算我是你哥哥也是一样。」
  「那,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那里和我的不一样吗?」
  考虑到自家弟弟已经到了接受性教育的年龄,Sans最终还是再一次地,硬着头骨接受了他的请求。
  「……好吧,虽然这可能是个很复杂的知识点。我会尽量用简单的方法来告诉你的。」
  一次无心之失将换装游戏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生理科普课。
————————TBC(?)
  OAO所以,我应该让Sans当活体教材吗

评论(26)

热度(78)

©我是一只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