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死猫

(*゚∀゚)Just smile!
喜欢瞎写和乱涂乱画,希望能产出让自己觉得好吃的粮

※重度OOC注意
※校园paro,私设如山
※故事剧情来自知乎上一个回答,侵删
※讲述了一个Frisk不幸被锁在厕所,骨兄弟猹羊乃至鱼龙都跑去营救的校园励志(?)故事
※大家都是小学生
※羊夫妇全程掉线
※Chara和Frisk性别为男
※Chara有个隐藏技能是帮Frisk做同声传译,差不多就是Frisk说话然后通过Chara处理之后显示出来是游戏里对话框的效果。
※Ready?(´・ω・`)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鲜花在歌唱,小鸟在绽放。在这放暑假前的最后一个上学日,像我和Chara这样勤劳的学生,果然被老师选为了当仁不让的联欢会的物资采购者。
  本来离中午的联欢会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时间很充裕我们不用急着赶回学校,但就在刚才,我突然接到了来自Papyrus的一通电话——
  「不好了!人类被锁在厕所里了!!」
  他显然完全没顾及到我旁边那个人类的感受,虽然我们都知道他口中的人类多半是指Frisk。
  听到这番话后我和Chara马上进入了严肃模式。
  朋友出了事,怎么办!
  当然是!
  稍等,让我们先回课室把巧克力放下,然后再去营救。毕竟这巧克力可是下午联欢会的必需品。
‌而且Chara爱吃这个。
  刚进课室,把一袋子分量十足的巧克力放下后只见隔壁宿舍的Papyrus一脚把门踹开,底气十足地冲着男厕所的方向大吼一声:
  「援军来了!!!人类,撑住!!!」
  随后他又向我们比了个「Follow me」的手势。
  于是我们就这么抗起彩虹炮举起石油刀跟随Papyrus的步伐风风火火地闯进了男厕所。
  进了厕所,Papyrus指了指第四个厕所隔间。
  Sans站在门前一边拿着手机记录着什么一边讲着敲敲门的笑话,我凑过去一看,这货是在记录讲笑话的次数。里面的Frisk一声没吭,我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
  「噢,bro你回来了啊。你好啊Asriel,噢kid你看Chara也来了。援军队伍庞大,我想你安全了。」
  Chara靠近厕所门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了一会,随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没过多久后有对话框从厕所上空飘了出来,看起来是Chara在帮他做同声传译。
  *听Sans到说援兵来了,你充满了决心。
  「Wowie!太棒了,人类还活着!」
  他再次完全没顾及到我旁边那个人类的感受。
  但我很快发现事情并不单纯,这个门看起来是Frisk自己从里边锁的。
  你自己锁的我们该怎么打开?!
  *你说你没有。
  *你说锁已经开了,但门不开。
  我们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
  把手是拧动了没错,但是锁舌还顽强地卡着,在Frisk的大力狂拧下纹丝不动。
  Sans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早就觉得那个锁不好用,现在终于锁住了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SAAAAAANNS!现在可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
  Frisk在百般无奈之下直接抛弃了对话框改用嘴说:
  「请救救我吧。
  下午不是有联欢会么,我就是想换个好看点的衣服,但谁知这门它。
  唉。」
  这声沉重的叹息犹如一颗石子,不轻不重地投入水中,在我心灵的水潭中溅起一片波澜。
  「淦!!!」
  这声发自内心的怒吼犹如一块巨石,重重地投入水中,把我心灵的水潭砸得水花溅起两米高。
  「好吧kid,撑住,我会尽力的。」
  于是我们正式展开了营救行动。
  Sans开始用大骨头棒子撬锁。
  Papyrus使用回旋踢猛击门把手。
  Chara抄起石油刀上来就是一个友谊八连怼,看得我一身毛都立起来了。
  但!锁!纹丝不动!
  我们决定先来个短暂的中场休息。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Frisk手机还在我这里,于是我给他从门底塞进去,希望他能挺过这个漫长的营救过程。
——————————
  离联欢会开始还有一小时左右。
  我意识到我们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于是毅然打了个电话给Alphys班长。
  「啊、Asriel同学!」
  「班长,是这样的,Frisk被锁在厕所里了,我们正在尽所能地帮他逃出来,但以我们的技术似乎还不足以将这个锁打开。所以……」
  「我明白了!!我马上通知Undyne,她一定能帮你们的!!」
  「等等,我们在……」
  「Un,Undynnnnneee—————」
  随着Alphys的声音逐渐远去,电话也自动挂断了,独留我一怪握着手机在狂风呼啸中凌乱。
  这儿可是男厕所啊!!Undyne怎么能进来啊?!
  「她怎么说?」
  Chara靠过来了……
  「她找了风纪队长Undyne过来帮忙……」
  「这里不是男厕所吗!!」
  他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说出了这句话。一旁的骨兄弟和隔间里的Frisk明显被这句充满力量的话语震慑到了,无论是从音量方面还是信息量方面。
  「是啊所以我现在很后悔当时没特意提醒她我们在男厕所啊——」
  一把飞来的魔法长矛打断了我尾随Chara其后的咆哮。
   不不不不不请不要是你请不要是你请不要是你请不要是你请不要是你……
  「小鬼们!这里发生啥了?」
  充满自信和正气的女中音无情地击碎了我们心中无声的请求。
  「报告Undyne队长!Frisk被反锁在厕所里了!」
  等等,Papyrus你之前不是还一脸惊恐吗为啥这会变成带路党了?!
  Undyne点了点头,随后撸起袖子开始拔起了门把手。我已经明显看见她胳膊上那凸起的强壮肌肉线条了,然而!
  门,纹丝不动!
  我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道顽强的门。
  「这都不行……?那干脆把门卸了吧!我就不信我Undyne搞不定一道门!Fuhahahahahaha!!」
  「请不要掰门。」
  Undyne开始动手拔门,我又明显看见了她胳膊上那硬朗的肌肉线条,然而!
  门,纹丝不动!
  「咳,我想,这门应该是焊死了。
  那就把玻璃敲了吧!!」
  于是我们又看着神勇无敌的Undyne砸起了玻璃,我再次明显看见了她胳膊上那硬朗的肌肉线条,并且还有幸目睹了她迅猛的拳法,然而!
  玻璃,纹丝不动!
  「卧槽?」
  然后Undyne一拳把整个锁打碎了。
  门,终于开了。
  而当我们看见那块连Undyne都敲不开的玻璃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对这门产生了一丝……嗯,敬意。
  敬到我都想叫我爸来用三叉戟了。
  最后,历时一小时又十五分钟,我们伟大的Frisk终于出来了!!
  虽然是以一种失去决心的姿态。
  他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脸上写满了艰辛与无奈,直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当我们回到教室时,全班同学都向我们行了齐刷刷的注目礼。随后寂静无声的教室里爆出了热烈的掌声。
  后来我才知道是Alphys躲在在镜子后面悄悄用手机向同学们直播了整个过程,难怪他们反应这么热烈。
  等等,镜子后面??
  这,我突然觉得,应该找个时间和Chara一起探索一下厕所里的镜子后暗藏的玄机……
  总之,最后联欢会如常举行了。
  我笑着举起了装满巧克力的彩虹炮。
————————
  放学后,清点完剩余巧克力的Chara拍了下我的肩膀,又指了指一旁被心理阴影笼罩了决心的Frisk。
「我们等会约Frisk一起吃好棒冰怎样?就当给他压压惊吧。」
  「好啊,嗨Frisk,我刚才看见那个卖棒冰的小哥又出来了,要不要一起?——」
  「嗯,一起吧。」
  顶着中午猛烈的阳光,我们三人组推开学校的大门冲了出去。
  也许对其他人而言这只是常见的美好的一天,鲜花在歌唱,小鸟在绽放。但他们肯定不知道,在这样的一天里,在我们伊波特小学里的六楼男厕所里,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啊,好棒冰真好吃。

评论(13)

热度(12)

©我是一只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