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死猫

(*゚∀゚)Just smile!
喜欢瞎写和乱涂乱画,希望能产出让自己觉得好吃的粮

  Sans做了个梦。
  他梦见小时候和Papyrus在雪地里玩耍。他趁Papyrus专注于堆雪人时将一团雪塞进他的围巾里,雪贴在高个子骷髅的颈椎上,突如其来的刺激吓得他险些将雪人弄倒。而Sans则咯咯笑着,使用重力操纵接下了他兄弟扔来的大雪球。一高一矮两具骷髅在雪地里互相追逐打闹,互相向对方的肋骨里塞雪团,最后这场闹剧以双方的胸腔塞满雪块告终。
  雪块挤压着骨头、从胸腔内部传来的被填满的感觉从梦境反馈到现实。它将Sans从儿时的梦中唤醒后又突然消失不见,独留他一骨在现实中。
  Sans大口呼吸着,雪块还堵在他的胸腔,手里捏着雪球的Papyrus还在他背后研究该从哪个角度袭击他。他闭上眼睛,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一句话。
  我什么都没失去,我什么都没失去。
  他尝试回到梦里,但梦境与他隔了一道黑色的门,他知道门后面有他的弟弟,有他失去的一切,但他被它挡住了。他疯狂地砸着门,震耳欲聋的响声在空旷的空间里无限回响,然而它纹丝不动。
  他最终还是醒了。
  自从Papyrus走后Sans经常在梦境中见到他。这位已死之骨的幻影总是不厌其烦地光顾他的梦境。这些梦有时是讨论关于如何改善意面味道和设计什么谜题,或者像刚才那样,只是单纯地在玩耍。这个幻影似乎有着神秘的力量,他将Sans的梦境变得那么真实,在那里他可以拥抱Papyrus、听他讲他的伟大计划、给他讲睡前故事,看着他入睡。
  而当Sans醒来,迎接他的只有偌大的空荡房子,以及一些Papyrus在世时留下的痕迹。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
  多次的重置让他失去了耐心。他开始依赖于梦境,他的睡眠时间明显增长,醒来后只是短暂地回味一下梦的内容,接着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再度睡去。在极端情况下他甚至用上了安眠药。
  他只是想再见到他的弟弟。
————————
  Sans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使用药物来让自己进入梦境了。
  他回头,发现Papyrus就坐在自己身旁。他带着略微有些紧张的神色看着自己,像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为了见到他而使用过什么手段一样。
  他皱了皱眉头,语气里带着一丝严肃:
  「Sans,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虽然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但你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
  『振作起来,Sans。』
  像是回音一样空灵的声音砸进他的脑海中。
  其实Sans心里很清楚,他不可能永远活在梦境世界。Papyrus已经死了,他现在看见的只不过是具有欺骗性的幻影。
  「好吧,bro。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但他爱Papyrus。他享受与他兄弟相处的每一个瞬间,尽管眼前的他只是一个幻影,他也想紧紧抓住他,再也不放手。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
  但他不能这么做。
  『你应该醒来。』
  回音扩大着。空气中振动着的每个字,每个音节都在敲击着他的灵魂。
  他应该醒来。
  于是他睁开眼睛,视觉将飘远的思绪由美好拉回残酷。来自梦境的回音仅停留了一刹那后便消散在他的脑海里。
  他突然发现自己留不住任何东西。
  梦境是虚幻的,一切存在于梦中的事物都终会消散得不留痕迹。
  Sans决定去和梦里的兄弟告别。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他不想再重复得到与失去,他担心自己会对梦境里的Papyrus产生依赖感,他不能让自己失去斗志。
  他要逼迫自己面对现实,因为接下来迎接他的是不知何时就会突然回到起点的无尽轮回。
————————
  又一次,Papyrus的形象在梦境里被完美地重现出来。天上飘着小雪,他站在白茫茫的世界中,看向这位失去弟弟的骷髅兄长。
  Sans摆出一副看起来稍微有点正经的样子,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而后又笑着说:
  「Bro……你之前说得没错,我应该振作起来。」
  他永远不会忘记人类如何杀死他的手足。他需要为他的弟弟报仇,他不能沉湎于美好的梦境。
  「抱歉,Papyrus。我真正的兄弟需要我。我想,我得先走一步了。」
  有那么一瞬间,Sans看见Papyrus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的神情,但很快又被他一如既往的乐观笑容盖了过去。
  「你做得没错。去吧Sans,你永远是我最酷的兄弟,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
  我的兄弟现在也需要我——伟大的Papyrus去全力以赴地帮助他!」
  Sans如释重负般放松下来。他由心而发地笑了。
  「Thanks,bro.」
  白色的世界中毫无预兆地下起了大雪。白毛风呼啸着,裹挟着铺天盖地的雪花席卷这个脆弱的梦境世界。风雪越来越大,视野中Papyrus伫立的身影和微小的橙色光芒模糊起来,直至没入雪雾中消失不见。
———————
  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是Sans醒来后想的第一句话。
  一场风雪掩埋了他的兄弟,他生存的意义,还有他的梦境。
  Sans看过身上落了雪花和尘埃的人类孩子走过雪地,他看过刀子上的寒光和落地的头颅。他没有作声,只有亮起的审判眼昭示着他的愤怒。
  他看着被雪覆盖的小镇。一切都盖上了一层银白色,寒风呼啸着掠过这片土地,卷起一阵阵白色的雪尘。谁也数不清在那片晃眼的白色下面埋藏着多少怪物的尘埃。
  他想,不久后他也会步入其中,成为那些白色中的一员。

评论(2)

热度(42)

©我是一只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